扎金花技巧顺口溜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两期 莆田三公游戏下载 pk106码2期计划 重庆时时五星龙虎计划 财神爷时时彩手机版 重庆时时官网 重庆时时1000期走势图 时时彩官网app下载 必赢北京pk拾软件 北京pk10高手杀号法 北京pk赛车龙虎技巧论坛 北京pk10彩计划软件 pk10冠亚和小1.85网站 北京pk10一期五码计划 飞艇计划人工在线app
×
聯系我們
  • 客服電話
    18928905880
  • 官方微信
返回頂部
.clear

機場商業創新從價值鏈條挖掘開始

30选5中奖号码查询 www.uqayu.icu   開銳咨詢 勞莘 高安妮

  本文發表于《空運商務》2015年第3期

  開銳咨詢認為,商業模式是企業與客戶、與其他利益相關方形成的,謀求自身持續發展的商業生態系統。企業存在的唯一目的是為客戶創造價值。因此,從一個行業的商業模式來看,存在三條“大利潤”定律:

  定律一:到處都是流失的豐厚利潤。絕大多數行業從端到端的角度來看,都是“暴利”行業,事實上“微利、薄利”行業才是極罕見的特例。

  定律二:利潤的流向比現狀更重要。一定時間、空間下,一個行業的利潤是一個穩定的恒量,但這個恒量不是在整個行業的上下游平均分布的,有的環節多、有的少;也不是靜止的,會從一個環節流到另一個環節。

  定律三:非主流才是藍海。對任何一個企業,甚至對大多數行業,“非主流客戶”一定比“主流客戶”多得多,非客戶/非主流客戶蘊藏著巨大的創新空間

  從這個角度而言,回歸到機場業,我們會發現:我國機場建設長期以來,處在盈利難的怪圈。主要的大中型機場,盈利條件較好。但往往背負著大型基建的負債利息,往往剛實現投資回報,已經又進入新一輪融資建設。而更多的中小型機場,往往由于業務量不足,始終處于虧損狀態。民航局于2014年12月發布了《關于2015年民航小機場補貼預算方案的公示》,根據公示內容,明年全國將有146個機場獲得民航發展基金補貼,總金額超過了12億元。雖然這筆大額補貼的之所以涵蓋全國機場的近八成機場,原因就在于全國各類機場不盈利是普遍現象而非個例。就2012年數據,全國183個機場中,134個機場共虧損29億元。

  然而,機場公司真的無法盈利么?從上述行業利潤大利潤三大定律來看:從機場本身而言,非航業務的潛力是驚人的,傳統機場非航的停車、房產物業、餐飲、零售、廣告等業務??槭杖氳睦舐什⒉謊飛?,而臨空經濟的盈利空間更是巨大;而機場業務里面,少數“非主流”客戶確實是帶來巨額收入的定律也是符合——如貴賓廳;從機場所在產業的利潤流向來看,航空產業鏈利潤肥厚價值鏈長,機場和機場的客戶小伙伴——航空公司,恰好位居利潤相對微薄的環節。

  因此,對比國際標桿機場,中國機場公司之所以普遍盈利能力弱,最主要是源于還停留在重主業輕輔業的傳統機場業務模式:多數機場 “畫地為牢”,只是不斷促進所在區域的民航運輸量的增長,滿足政府對于機場運輸業務的公益性功能和政績工程要求。

  然而,隨著可預見機場數量的不斷增長以及綜合交通,尤其是高鐵的發展。未來機場之間的競爭更加的劇烈,而隨著國內民航運輸增長的速度趨緩,未來劇烈的競爭和增速趨緩的運輸增長量,將使得國內各地大、中、小型的機場都面臨更大的發展壓力。

  也許,很多人會說“中小機場是盈利是世界性難題”,“很多國際機場業本身就是公益性定位”。那么,機場公司是不是就只能停留在當前的游戲規則里?

  開銳咨詢認為,商業模式是企業與客戶、與其他利益相關方形成的,謀求自身持續發展的商業生態系統。企業存在的唯一目的是為客戶創造價值。因此,從旅客及航企的角度,開銳咨詢的商業模式設計模型中,發現“價值空間” 有三種路徑,我們分別成為:行業鏈、價值鏈跟用戶鏈。

  

“價值空間” 有三種路徑


  因此,從旅客及航企的角度,開銳咨詢的商業模式設計模型中,嘗試發現“價值空間” 的三種路徑,我們有如下思考:

  首先是,從行業鏈的角度,發現民航運輸產業的價值流向。我們會發現民航運輸是典型的 “上游掌控”和“福利外溢”的產業?!鄙嫌握瓶亍筆侵?,大飛機制造和燃油構成了民航運輸最重要的成本,同時也是利潤最豐厚穩定的產業環節,尤其是大飛機制造是我國相比歐美國家的短板。而“福利外溢”則體現在基于民航運輸的人流、貨流巨大的產業延伸性。從行業鏈的角度,我們不難理解,為什么越來越多地方政府發展臨空經濟與引進大飛機相關的制造、租賃等產業,而許多機場投資建設公司也開始將旅行社、酒店、租車等業務納入其中。對于中小機場而言,機場建設與招商引資、旅游發展往往密不可分,那么機場規劃與經營,就應該與產業發展產生更緊密的協作。

  其次,從價值鏈的角度,尋找發現機場的資產和產能所存在的浪費、無效環節,尋找更創新的商業模式。當前很多機場及機場之間存在“忙閑不均,貧富不均”的情況導致機場資源閑置,是否可以通過從定價模式著手,不同機場的早晚時刻、航線是否應該加快引入市場化的分配手段或彈性化的定價方式,讓中小機場和大型機場的早晚時刻收費下調?而機場的許多固定設施投入的效益也應重新盤點,近機位的便捷性是否應該提升客橋收費,而通過降低擺渡車收費水平提升遠機位的利用率?

  最后,從用戶鏈的角度,尋找終端客戶未被滿足的需求。傳統的餐飲、購物需求及停車、廣告費等的旅客非航價值挖掘已經顯得狹隘和市場有限,如何挖掘和有效開發機場巨大的旅客資源的消費需求?機場是否可能成為所有大型快消品牌的最佳產品發布和體驗中心,設置體驗展覽區定期更換商家?隨著綜合交通的配套齊備,機場本身相比擁擠的市區具有更高的物業租金溢價可以吸引商家,是否應該增加如美容、大型娛樂園等業態,滿足旅客和市區居民的閑暇消費娛樂需求?尤其對盈利困難的中小機場而言,機場主營業務本身相對簡單且流量有限,如何擴大輔業的關注圈,尋求未被滿足的旅客需求和城市的產業機遇,整合機場的內外部資源,是價值實現的有利方向。

  資料來源:

  開銳民航數據庫

按鈕1.png

小尾巴1.png